西洋参的历史

       西洋参味苦,微甘,寒。归心、肺、肾经。补气养阴,清火生津。用于烦渴少气,口干舌燥,喘咳痰血。西洋参原产于美国北部威斯康辛州到加拿大南部魁北克(北纬30~48度,西经67~125度)一带。


 公元1784 年2 月22 日(乾隆年间),一艘美国商船「中国女皇」号从纽约港起航,运载242 箱,重约30 吨的西洋参,航行六个多月,于是年8 月30 日抵达广州,换回200 吨茶叶和丝绸、瓷器等。这是中、美两国的第一次直接贸易。

  当时广州码头上的中国人见到美国商船上悬挂着的美国国旗,与当时大清国龙形图案的国旗不同,就将彩色的美国国旗称之为“花旗”。把美国商船上的货物西洋参称之为“花旗参”,称这个挂着花花旗商船来自的国家称之为“花旗国”。因为花旗参在广东码头上岸、热销并转销至内地,中国人又称之为“广东人参”,这种植物因采自大西洋沿岸,所以人们也与加拿大进口的人参统称为“西洋参”。当年也有将西洋参与花旗参分开来称呼的,后来中国广东省梅氏兄弟在加利福尼亚地区也发现了西洋参,为区别于加拿大所产,把美国产的西洋参称为“花旗参”。

  这艘美国商船来到中国的广州,正是乾隆第六次下江南那年,这艘船的名字很有意思,它叫"中国女皇号"。

  "中国女皇号"来到中国冒了一定的风险。因为英国海军对美国的海洋封锁。美国独立后,第一次航行到广州的美国商船就起了这个颇取悦中国的名字:“中国皇后号”。这个船名既显示了美国对中国友好的一面,也显示了对中国无知的一面。美国当时主要面对的是强大的英国,由于英国有女王,他们也想当然地认为强大的中国也有女皇,"中国女皇号"含有向中国女皇致敬的意思。

  他们刚到广州的时候,在广州的第一次贸易中,美国商人为了免缴“首次贸易税”,竟谎称是英国人。以为英国老大在世界上很吃得开,便试图沾英国的光,向广州的中国商人谎称自己是英国人。虽然英国和美国当时有仇,但是,为了赚钱,他们并不记仇。然而,当他们发现中国对英国的印象极为恶劣,才慌忙解释立即改口说,自己是美国人来自美国,一个刚刚摆脱了英国统治的新兴国家,与中国同命相连……200年的中美关系,就是在这样一种相互吸引但又相互不大了解的氛围中拉开了帷幕。好在是,美国商人大多懂得遵守清朝法律,美国海员也大多行为端正,因此中国对美国人的印象不错。在中国女皇号来华33年后,两广总督称赞说,在所有洋人中,美国商人“最为恭顺”。此后,西洋参开始大量进入中国市场。

  这大概是中国人第一次知道美国。该船成为中美两国交流最早的使者。

  其实,西洋参最早进入中国,并不是美国人,而是法国人。只是美国西洋参大量进入中国,奠定了西洋参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

  那么中国当时的清政府为什么允许进口西洋参呢?这和中国几千年的人参文化对西方的影响是分不开的。中国人参文化传到西方,给西方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在中国,从古到今人参一直都被尊崇为「百草之王」,价格超黄金数倍,亦因此在民间刮起了采参潮。

  到了清朝,每年有数万人到吉林长白山采挖人参。为了制止这股滥采之风,也为了保护满人的发祥地,康熙三十八年(1699 年),清廷严禁私采人参,且颁令实行发放参票采参,采挖人参,须有官方发行的参票才合法,在 几年时间参源断绝,于是造成了人参供应紧张。先是高丽参,继而日本东洋参销到中国。

  也正是在野山人参供应出现短缺的这个时候,西洋参开始出现。1708 年,法国耶稣会传教士雅图斯(Father Pierre Jartoux) 跟另外两位传教士,受清帝康熙命,由东至西,绘制长城地图,地图完成后,在1709 年1 月10 日上呈皇帝。康熙皇帝十分欢喜,叫他们继续到其他地方绘画地图,于是雅图斯和同事在其后的两年,先后二次去中国的东北,绘画地图。1709 年7 月底,雅图斯一行人到了邻近鸭绿江边境的一个村庄,一个村民挖了4 株人参,全给了他们,雅图斯自己拿了1 株,从此开始了西洋参的历史。

  雅图斯见到中国皇室贵族们非常尊崇人参,中国历代中医将人参作上药治病,所以 雅图斯自己也试服,发觉人参的确可以去疲劳增活力。1711 年4 月12 日,雅图斯给负责印度和中国教区的教会会长写信,附上他绘制的人参图,并详论其功效、药用价值,并及产地、形态、生长状况和采集方法等,更推测在地理相似的别的地方(介乎北纬39 度至47 度间),也有可能发现人参。这封信以「鞑靼植物人参」("The Description of a Tartarian Plant, Call'd Gin-Seng;with an Account of Its Virtues") 为题,1713 年在巴黎和英国的皇家协会会刊出版。

  1716 年,在加拿大蒙特利尔(Montreal) 的法国耶稣会传教士拉菲托(Father JosephFrancois Lafitau) 读到雅图斯的文章(一说是雅图斯在中国写信告诉拉菲图;另一说则是雅图斯从中国寄一株人参给拉菲托,请他在当地找找看),意识到他所在的魁北克省蒙特利尔地区,正合雅图斯说的可能发现人参的纬度,拉菲托于是拿了人参绘图给当地土著印地安人看,他们认出这与当地一种叫做“噶兰特瞿恩”的草药非常相似。在土著语中,“噶兰特瞿恩”的意思就是“像人”。印第安部落一直把这种外观酷似人形的植物根茎用作清热和治疗创伤的药物。只是没有像中国人那么早能发现人参有强大的神奇功效。

  拉菲托把加拿大人参送去法国巴黎的植物学家鉴定,认为与中国人参同属五加科(Araliaceae) 植物,但非同一个物种,学名后来给瑞典植物学家林耐(Carl Linnaeus) 定为Panax quinquefolium。"Panax" 沿自希腊文"Panakos",灵丹妙药之谓也。"quinquefolium" 是拉丁文,五个叶的意思,指这种植物叶的构造形像。

  拉菲托向法国报告了西洋参的「发现」后,北美各地的法国商人开始向印第安人大量收购西洋参,再卖到中国。而当时的清政府为了保护长白山人参不被滥采,允许西洋参进口。

  1718 年一家法国皮货公司第一次把西洋参出口去中国的广州,马上赚了钱,而西洋参在中国也受到欢迎,互相得益,从此西洋参开始进入中国 。

  初期的西洋参贸易都是间接地进行,先从北美运到法国,再转运到中国,从广州进口,故又有广东人参之名。

  西洋参传入中国后,清廷太医院的御医们日夜研究,按中医药学理论研究确定了西洋参的性味、归经、功能和主治。当时儒医汪昂撰编《本草备要》,将西洋参等列入新增的第一种药,谓西洋参:“苦寒微甘,味厚气薄,补肺降火,生津液,除烦倦,虚而有火者相宜。”世界上首次将西洋参收载于医药文献中。1756年赵学敏著《本草纲目拾遗》,1772年清太医院编《药性考》,都收载西洋参,后者论之说:“西洋参似辽参之白皮泡丁,味类人参,唯性寒甘苦,补阴退热。”以后诸家本草均记述西洋参性凉、味苦,微甘,入肺、胃二经,功能补阴生津止渴,均认为中国人参属温补,西洋参属凉补,疗效各有长短。清末张锡纯认为,西洋参“能补助气分,兼能补益血分,为其性凉而补,凡欲用人参而不受人参之温补者,皆可以此代之。”(《医学衷中参西录》)1852年王孟英著《温热经纬》载清暑益气汤(李东垣方)的人参改用西洋参而有较好疗效。曹炳章在《增订伪药条辨》中认为:“西洋参滋阴降火……凡是阴虚火旺、劳嗽之人,每用真西参,则气平火敛,咳嗽渐平。”北京的药店曾将《济生拔粹》清金丸方中人参改用西洋参,易名为洋参保肺丸则疗效更佳,制售有百年历史。

  伴随着毫无节制的滥采乱挖,原产于加拿大魁北克和美国北部森林区的西洋参逐渐资源枯竭。

  1885年,一个名叫乔治·斯坦顿的人,成功地在纽约州种植了150英亩西洋参。到19世纪结束的时候,野生西洋参的供应实际上已经停止,现在国外进口的西洋参也都是人工栽培。

  从1906年到1970年,美国平均每年出口21万5千磅西洋参。

  • 作为最正宗的产地,美国威斯康辛州以独特的环境和土壤结构,培育着目前为止最好的花旗参。